面对盘古大神的恳求,面对苍生大义,为了所有洪荒生灵,青阳道尊斟酌再三,依旧痛下决心吞噬盘古大神,舍生取义为了洪荒。这是后世洪荒对于陈煜阳的描述。其实在这种时刻,陈煜阳想到的跟本就不会有这些东西,他的信念只有一个,就是绝对不能让心魔出现。

这不光是为了洪荒生灵,同样是为了自己。

“孩子,来吧,不要伤悲。一切都会结束的!”盘古慈祥的笑着。

陈煜阳深呼吸了一声,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直接将盘古健壮的身躯吸入了体内,此刻的盘古带着一脸欣慰的笑容道:“孩子,记得你是我的眼,整个洪荒都是和你血脉相连的。你就是洪荒,洪荒就是你!”

就在吞下盘古的一刹那,馄饨天,鸿钧来了,三清来了,准提接引也来了。所有人似乎都想见证青阳道尊入道的惊骇景象。

吞噬的盘古,陈煜阳的身体就已经临空了起来,仰着头,似乎在拼命的融合着自己的力量。

金光一道道是落下,鸿钧捏着胡须道:“不错,不错。”

所有人在精光的笼罩之下,似乎都想要来见证这异常玄妙的时刻。不过所有人都没想到变数就从这一刻开始发生了。盘古的肉身化身洪荒,留下来的只有一颗心,盘古之心。而盘古之心中却镇压着心魔。

盘古之心一旦脆毁,那整个洪荒就完蛋了。作为心魔,那自然是不可能让陈煜阳完完全全的融合盘古之心的,一旦融合,恐怕他就再无活路了。但是他现在又无法突破盘古之心的束缚。

就听到一声声犀利的笑划过,道:“青阳,你想融合盘古之心,简直妄想。我不会让你得逞的,你等着吧,你就等着你和洪荒一起毁灭吧!”

陈煜阳的心房开始不断的膨胀了起来,整个身体都开始膨胀起来,一道道血光伴随着黑色的气息开始缓缓的突破陈煜阳的身体。

鸿钧大吼一声道:“不好,心魔要做左后一搏了!大家帮助青阳道尊镇压心魔!”

“站住,不要过来,快点离开,离开!”陈煜阳的双眼已经爆出了血色,怒吼道。

镇压是肯定镇压不住的,此刻的陈煜阳在生死之间已经开始明白了盘古的最后一句话,你和整个洪荒是血脉连体的。一滴眼泪已经从陈煜阳的眼角划过了,心魔自爆,自己再无活路,但是自己的血脉却会再次凝结出盘古之心,连接整个洪荒世界,让洪荒世界平安逃过劫难。

“以杀入道,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以杀入道。舍生成人,先杀自己,成就大道轮回。我明白了,我终于明白了!”

一滴清泪洒在洪荒,洒在那些依旧被困在杀戮之中的洪荒生灵身上。几乎在同一时间,整个洪荒都停止了。所有人的眸子都看着三十三天之外的混沌天。此刻就连无情的鸿钧都留下了一滴悲怆的眼泪。

陈煜阳的最后一眼是留给了诸葛青青,微笑道:“青青,我死后,好好活着。替我活着!”

此刻的诸葛青青已经几近疯狂了道:“不,煜阳,你不要死,我不要你死!”你还没有能够看到我们的孩子出生,你不能死!”

“孩子?”陈煜阳苦涩的笑了一声道:“对不起了,我的孩子!”

“鸿钧,好好守护洪荒,别让我死成为一个笑话!”陈煜阳最后叮嘱道:“诸位道友,我要走了。希望诸位能够齐心协力守护洪荒!”

天道之下所有圣人几乎全部抽泣了起来,全部跪倒在陈煜阳的面前道:“谨遵道尊法旨!”最后他们都已经泣不成声了,依旧磕头道:“谨遵道尊法旨!”

最终留恋的看了一眼洪荒的天地,陈煜阳哭泣道:“太爷爷,爸爸,妈妈,对不起,我不能和你们道别了!再见!”

默默然嘴边念叨着:“原来道是这样的,可惜我只能看到了最后一面,到是成全,道是奉献,道是道。。。。。。”

没等陈煜阳说完,就听到心魔嘲弄的笑着道:“青阳你明白的太晚了,魔神爆,我们一起死吧!”

轰隆一声巨响,混沌天之上,陈煜阳的身体带着最后一滴眼泪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心魔消失了,陈煜阳也消失了。

陈煜阳唯一留下的只有一片血色雾气,雾气飘飘然而下,沾染在了整个洪荒大地之上,飘散在了每一株花草,每一个生灵的心中。生灵的神智开始复苏了起来,杀戮消失了。

洪荒无尽的生灵全部跪倒在地,山呼道:“道尊慈悲,道尊慈悲!道尊慈悲!”悲怆之声,久久不能平息下来。

圣人站在原地,心中块垒一下子好像泰山压顶一样,不能移动半步。此时此刻,整个洪荒的天地由于盘古之心被毁,已经开始慢慢的分崩离析了起来。

而陈煜阳爆破的身体却散落在了各个洪荒接口,成为了连接洪荒的支柱,也正是由于血脉相连的躯体,所以洪荒大地才没有真正的分解,破碎。树木流泪,蝼蚁悲戚,仓鼠咆哮,四海之上百万龙族歇斯底里,海平面之上,百万天军泣不成声。

青阳道尊前世散尽法力,阻挡住了无量量劫。今生的宿命再次轮回,用尽了全身的心血,守住了洪荒大地。洪荒生灵无不感恩。

不过诸葛青青却已经几度哭的昏厥过去了。

“道尊大仁大爱,我等不如,自今日起,我等自当遵循道尊法旨,守护洪荒!”鸿钧先是带头道。

“不错,我等必将遵循道尊法旨,守护洪荒!”

天道之下圣人居然在鸿钧的带领下泣不成声,一滴滴蓝色的泪光落下。不过惊异的事情却是,这些蓝色的泪珠并没有随之滑落,反而是一点一点的汇聚了起来。

准提惊呼道:“老师,你看下面!”

鸿钧等人随即向下看去,顿时感觉到一片沉静,那是希望,是兴奋,是一种莫名的激动。鸿钧惊呼道:“这是愿力,这是愿力,不仅仅是人族的愿力,这是整个洪荒的愿力!”

一滴泪,两滴泪,人族成千上万的泪光,洪荒亿万生灵的愿力正在汇聚。就连树木花草都留下了自己的眼泪。这些泪光缓缓的,缓缓的涌动上了三十三天之外混沌天。

混沌天上,蓝色的愿力融合,一个虚幻的身影已经慢慢的出现了,随着愿力越发的强大,这道身影也开始从虚幻变成了实体。陈煜阳,不错,正是陈煜阳。亿万生灵的愿力之下陈煜阳重生了。

依旧是一身白色的绸缎长衫,依旧是紫金冠,依旧是九宫穿云靴,依旧是好像阳光一样的笑容,不过他的眼角依旧挂着一丝泪光,声音轻轻颤抖道:“无数年苦修,一朝成道,窃喜且悲!”

鸿钧此刻看陈煜阳已经不敢抬头了,虽然平凡,却让人不敢正视。鸿钧知道,陈煜阳已修成大道,鸿钧连忙一个踉跄来到了陈煜阳的身边,跪倒在地道:“弟子鸿钧,参见老师!”

陈煜阳淡淡一笑:“起来吧!起来吧!”

没等鸿钧起身,这些天道圣人们也跟着跪倒:“参见祖师!”

洪荒无情,天道之上当有大道,如今陈煜阳已经成就大道,作为天道表率的鸿钧自然是要以师礼事之。而这些天道之下的圣人们,自然就成为了陈煜阳的徒孙。

天空之中,再次响起了一声爽朗的笑声道:“孩子,不破不立,不死不生。记住,你仅仅是和洪荒血脉相连,同时,你是洪荒的,洪荒同样是你的。再见了孩子,再见了,我的眼。今后你就替我守望这边土地吧!”

陈煜阳微微欠身道:“是,父神!”

扫过一眼依旧跪着的圣人们,陈煜阳笑道:“你们起来吧!”一边说着,陈煜阳一边将诸葛青青抱起,身形消失在了混沌天之中,紧接着整个洪荒都能够听到陈煜阳的声音道:“三日之后,本座北海讲道,分封洪荒!”

“诺,谨遵道尊法旨!”

————

三日之后,北海青阳岛屿几乎是人山人海,洪荒大地之上所有生灵几乎都想去听道尊讲道。

青阳大殿的外面,为首的自然是鸿钧。鸿钧在下就是天道九大圣人,然后的青阳岛圣人,而坐在陈煜阳边上的是小天天尊。沉静了良久,陈煜阳才开口道:“先问诸位一个问题,洪荒无量量劫是如何而成?”

鸿钧连忙道:“千万年因果纠缠是为量劫,量劫循环是为无量量劫?”

陈煜阳点了点头道:“本座为洪荒大道,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因果。人世间有人就有因果,因果纠缠当成量劫。想要消除因果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顿了吨声音陈煜阳道:“本座乃是从人间界来,如今人间界人道统治要远远超越洪荒。为什么呢,就是因为洪荒大地之上修道者横行,仙人纵横,无法无天。正所谓,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,没有法度,因果轮回,本座今天就要建立洪荒的礼法!”

“小天何在?”

“弟子在!”

“本座钦封你为洪荒司法神,你随同本座从人间界而来,立法之事就由你着手,女娲,后土协同!仙凡一体,务必保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。洪荒生灵只要一个有异议,不得发布。”

“诺,弟子谨遵师命!”

陈煜阳点了点头道:“今后洪荒各地都要开设司法机构,以统一法理治理洪荒,严禁私斗。杀人者必须偿命。”

“那仙人杀人也要偿命吗?”

陈煜阳眼神凝滞道:“圣人杀人也必须偿命。”

顿时整个洪荒开始兴奋了起来。陈煜阳再次道:“冥河何在?”

“弟子子!”

“命你组成洪荒执法者队伍,务必严谨执法!镇元子,红云协助冥河!”

“弟子遵命!”

“那妖族怎么办,巫族又当如何呢?”再次有人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