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会为了利益,出卖自己的美色!不会!”

“亚洲男孩。”

突然,走进办公室里斯本将军扭过头来,“你想要喝点什么?要不要尝尝我的藏品?”

高军猛地转过头来,脸上就带着笑容,很有礼貌,“当然,这是我的荣幸,先生。”

对方笑了笑,很满意他的回答,然后给他倒了杯酒,他闻出来了,伏特加。

“那帮白痴的苏联人之前在伊拉克投资了那么多,这是我在阿玛拉一家军官家里缴获的,味道很纯正。”

“玛塔,你需要来一点吗?”

“谢谢,你还看到我在旁边。”重妇自嘲的笑着说。

里斯本笑了笑,“你知道,我对亚洲男孩有很多好感,我之前驻在首尔,那里可是个好地方。”

他说着目光就朝着高军看了两眼。

吓缩卵了!

操!!!!

原来说的是韩国佬,怪不得。

高军端起伏特加,不吭声,这里斯本指定心里有点毛病。

但索性玛塔拿了钱比较靠谱,称赞了两句伏特加的味道后,就将话题引了过来,“将军,你很忙,我们这次来是想跟你谈谈正事。”

“电话里也跟你说清楚过,这是美国的资产,不属于我一个人。”

这话说的真可笑。

谁不知道每个独立驻扎在外面的部队都几乎类似一个藩镇,享受自主权的,你看看驻韩第八军团,人家更厉害,要当地财阀上供美女,那帮对内嚣张的大佬们一个个都是舔着脸就上去了。

甚至,在韩国的黑市中,还流传出不少美军的装备,这种新闻太常见了。

反正到时候,给国防部通知报销一下不就行了?

人家国会派了2000个会计去计算国防部的资金走向,都特么差点给自己干自杀了。

玛塔看了眼高军,后者挪了下屁股,“额,将军,我们是诚意来的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,不过,诚意深不深,不能只看表面对吗?”

这老头是真的要吃了自己吗?

NTM的!

“你可以出去一下吗?女士。”

玛塔在旁边也不说话了,也看出了里斯本的决心,就是要让高军陪睡,所以,很果断的就起身走了出去,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高军,还很贴心的把门给关上了。

“我要不要干死他!”

“不行,我会被打成筛子的。”

“操,要不要这么刺激?”

“钱重要还是节操重要?”

高军脑袋中的想法转的很快,吞了下唾沫,这就是要被强迫的…无力感吗?

“里斯本将军…”他先开口,右手摆弄了下,“我是个清教徒,我的身体属于上帝,呃…”

“我喜欢你的急促,男孩,但我很抱歉的告诉你,我现在有男朋友,我们关系很好,我甚至打算为他领养一个孩子。”

哦豁?

这意思,就是不睡自己?

那就好说了嘛。

吓我一跳。

高军哈哈一笑,端起伏特加酒一饮而尽,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“我留你下来,是想要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里斯本身体前倾,看着他。

“帮我杀掉玛塔!”